登陆    |    注册   |    OA系统    |    国家高新技术企业

行业新闻

NEWS

内地尚未发现“超级细菌”病例 非传染公众无需恐慌

  发布时间2020-04-12| 作者:九游会体育

      昨日、一场有关“超级细菌”的研讨会在卫生部举行。一名与会专家对本报表示、并不是传染病,“超级细菌”是一种感染,公众无需恐慌。我国内地目前也未发现“超级细菌”感染病例。

 

  昨日的研讨会由官员和20多名专家参加。将正式上报卫生部,经过简单修改后,对“超级细菌”已基本达成一致意见。

 

   “超级细菌”不是传染病

 

  医学权威杂志《柳叶刀》8月11日刊登的一篇论文称,研究者已经发现一种“超级细菌”,它几乎可以抵御所有抗生素。目前,并很可能向全球蔓延,这种“超级细菌”已经从南亚传入英国。

 

  在经历了非典和甲流后,多地报道称公众开始担心,是否又出现了一种暂时无药可治的传染病?

 

  对此。昨日,“‘超级细菌’和甲流、非典不一样,不是传染病而是感染,刚参加完研讨会的北京大学医学部传染病系主任徐小元说。”徐小元说。感染和传染病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。比如机体抵抗力下降的时候可能会被感染。大家不必恐慌,但并不会在常人间传染。

 

  徐小元还担任卫生部甲流临床专家组副组长、非典、人禽流感临床专家工作组成员。他表示、目前,中国内地并未发现“超级细菌”感染病例。对于内地何时会出现“超级细菌”。他并未正面回答,而是一种感染,公众无需恐慌,只是强调“超级细菌”并非传染病。

 

   “超级细菌”并非无药可医

 

  昨日、在我国,但已治愈,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向本报证实,香港曾有人感染“超级细菌”。

 

  人民网报道显示、香港卫生署近日宣布,英美等国近期相继发现的新型“超级细菌”NDM-1,早于去年10月已经被发现存在于香港一名男病人的尿液样本中。

 

  据媒体报道,香港病例早已治愈出院。瑞典的两例感染者经过综合治疗,也已经治愈出院,感染“超级细菌”并非无药可医。

徐小元还认为、“超级细菌”这一名字并不准确,而且容易被人误解,称为“多重耐药菌”或者“多重肠杆菌属的耐药菌”更为准确。

 

  对于“超级细菌”的产生,与会专家普遍认为是抗生素的滥用。在今后的工作中,应该加强对抗生素的管理。

 

   “抗生素的滥用,医生有责任,有的时候也是病人自己愿意使用抗生素,但是。”他提醒公众。抗生素药应该规范使用,而不能滥用。

 

  ■ 新闻背景

 

  细菌耐药性是个老话题

 

  昨日、这次的“超级细菌”其实是一种酶,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央视采访时称,比甲流病毒的发现还要早一年,2008年以后已经被发现了。它的耐药性虽强、死亡病例不多,但是致病力并不强。

 

  广东省疾控中心流行病研究所所长何剑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。也没有引起全球危害,细菌耐药性是一个老话题,并不是第一次出现,像几年前出现过的多重耐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。他认为、这种基因只是增加了治疗难度,但不会出现像非典、甲型H1N1流感这样直接攻击人类的新型病毒。

 

  据统计,我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或者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。

 

  ■ 专家建议

 

  疾控中心专家建议,建立细菌持续监测系统

 

   “要严格管理抗生素使用”

 

  《柳叶刀》中有关“超级细菌”的文章称、简称为NDM-1,这种细菌其实是一种被称为“新德里金属-β-内酰胺酶1”的基因。这种基因与细菌结合,能使绝大多数抗生素失去效力。而且多国报告了病例,并且有病例死亡。

 

  中国内地虽然还未发现“超级细菌”病例、但是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刘起勇昨日认为,在对抗生素的使用进行严格管理的同时,我国还应对某些细菌建立起持续性的监测。

 

  刘起勇认为,“超级细菌”具有“多重抗性和高抗性”。而这意味着,很多抗生素对“超级细菌”发挥不了作用。“出现多抗和高抗的问题,就是因为滥用抗生素造成的。”他认为、我国应及时采取综合性的策略。

 

  一是政府应进行导向性的措施、如果必须要用,比如要求医生开处方时,尽量留有余地,就必须提出临床的指标,在用的过程中,没有必要用抗生素就不要用。

 

  另外,药品销售要严格把关。药店卖抗生素必须看处方。

 

  同时、刘起勇提醒要重视兽药的使用,比如牲畜得病也在使用抗生素,也应该按规使用。“好多细菌是人畜共患的,比如结核病。好多动物也可以感染结核和携带病菌。”

 

  最后、统一规划指导,刘起勇说,是非常重要的措施,加强监测。我国虽然已经建立起了细菌监测。持续性也不是太好,还不是很系统全面,但是从总体来讲。

 

  他认为、有助于科学的有意识的对其耐药性进行追踪,建立对抗生素和细菌耐药性的监测网络。“如果有细菌发生了耐药性、我们能不能有意识地对某种抗生素先暂停使用?这样过一段时间,细菌对这种抗生素的敏感性就会恢复。”刘起勇说。(记者 吴鹏)